最新消息本會簡介課程及講座 講者簡介成為會員 智理文化出版下載區文獻聯絡我們

《周易六十四卦應用 之 世界危機與解決》系列 — 貧國愈貧、富國愈富

 
facebook
歡迎瀏覽學會社交網

今天世界,貧國與富國之間的差距,正變得越來越大,而且這趨勢仍在繼續!本章的目的在於以《周易》思想來作辯證分析這一問題,並解釋導致這一困局的原因。

貧國因為貧困,正不斷地付出巨大的代價。當中若把嬰兒和兒童夭亡、可預防疾病等所導致人命損失之總數累積起來,實已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位。除了這些人命損失之外,我們還應考慮貧國中環境惡化所產生的影響。在貧窮社會裡,貧困與環境惡化這個惡性循環很容易產生,因為在這樣貧困的地方,唯一能夠滿足人口日益增長的需求的方式就是強化對自然的掠奪與開採了。

至於富國,大多數都能夠倖免於遭受內戰和因稀缺資源產生的衝突所導致的困難和痛苦。儘管自20 世紀70 年代以來,富國已有過大量的經濟物資援助和數萬億美元的發展援助給予貧國,但在很多貧國地區經濟情況仍不容樂觀,而且正向着更壞的方向發展。事實上,世界上尚有半數左右的人口每日收入仍低於2美元,當中部分國家的真實工資自20 世紀70 年代以來一直在下降。另外,在18世紀50年代,最窮國家與最富國家之間的每日收入差距比是2:1,而此後這數值一直在上升。

這「貧國愈貧、富國愈富」之象,正正就是《周易》中「否」卦之象:天高高在上(富國愈富),大地厚德載物在下(貧國愈貧),表示一切都井井有條。這有何不好,為何名叫「否」呢?「否」顯然不是一件好事。原來在人類社會上,在這看似井然有序的「天上地下」一般美麗的表相下,必定藏著有如封閉式金字塔型的階級分佈,這亦包含著極大的不公平(貧國與富國之間的差距)。若然金字塔頂層有財、有勢、有權的人縱使已腐化到極點(富國),而在金字塔底層的眾多人(貧國)一直在力爭上游也無法改變既定程式,這不僅不公平,還違反天理!大自然中四時豈可停滯,水豈能不流?故知上下僵化,必遭敗亡,此乃「天地否」之大義!

違背事實之「自由貿易主義」

自 1989年柏林牆倒塌以來,世界經濟體秩序從未像今天這樣荒謬:今天世界經濟體秩序是建立在一種早已被證明是「反事實」的理論基礎之上 ── 自由貿易!世界性的自由貿易,今天竟被認為可以消除窮國和富國在工資收入上的全部差異。自由貿易主義認為:一個國家必定先發展自己的比較優勢,並經過持續之專門化,然後再大量把其專門化生產出來的最好的產品推向國際市場;另外,透過開放自己的入口市場,世界各國最好的產品也會進入來。故知,按照上述之比較優勢原則,兩個國家如果相互致力於自由貿易,假定它們的相對生產成本不一致,它們必然得益。如此國與國之間便不存在競爭,所以這是一個「經濟和諧」之互贏方案。

這一個從表面上看似是很好的理論,但它絕非現今西方富裕國家之所以能夠富裕起來的原因。儘管早在1926年,英國經濟學家和20 世紀30年代經濟大蕭條的診斷者梅納德·凱恩斯(1883- 1946) 就寫過一本題為《自由放任主義的終結》的書,但自1989年柏林牆的倒塌,卻引發了一種對自由貿易所高舉之「經濟和諧」之近乎盲目信仰:只要不干預市場,經濟增長和福利改善就會是必然的結果,世界經濟最終將符合自由貿易理論的期望。世界貿易組織的首席秘書長雷納托·魯奇洛(Renato Ruggiero) 宣稱:「我們應當讓世界經濟的潛能充分發揮出來,使國家和地區之間的關係更為平等。」魯奇洛的這一理念,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核心理念。《周易》告訴我們,錯誤是由小(小過)到大(大過)逐漸累積的,從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事實上就是這些華盛頓機構接管了大部分窮國的管理事務,這「貧國愈貧、富國愈富」結果令人慘不忍睹!

第三世界國家今天的實際經濟情況,與雷納托·魯奇洛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華盛頓機構的預想,實在是有著天壤之別。在預言者預言這新世界秩序的「必然和諧」的地方,我們卻看到的是饑荒、戰爭和環境破壞。今天,讓我們開始再次考慮現實。

順帶一提,自由貿易主義的觀點並不在那些好理論觀點之列。它的理論在許多背景下似乎是正確的,但其正確性卻基於錯誤的理由。不過,這個自由貿易主義理論觀卻仍深受政治左派和政治右派的青睞,而且它不容置疑。在政治右派看來,自由貿易理論為資本主義、為迅速的和無限制的國際貿易提供了證據:這麼做可是為了我們這個地球上全體居民的利益呢!而推行自由貿易好處多多的證據,立足於經濟學家李嘉圖(1772-1823)所稱的勞動價值論,即人類勞動是所有價值的唯一泉源。而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也基於同樣的理論。而這勞動價值論或許適合於鼓動19世紀的產業工人上街示威,但卻不適用於揭示今天我們這個世界的貧窮和富裕。

富國致富之「競賽主義」

今天世界有兩個主要流派的經濟思想:資本主義和馬克思主義,而我們都知道哪一個今天主宰著世界。但我們一般都不知道資本主義中有著兩個主要學派。其一是自由主義經濟學派,這基本上是所有商學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所奉行的;另一個則是啓蒙經濟學家所說的、已被遺忘或被忽視的更古老的競賽主義經濟學派。

一個國家如何可以富裕起來呢?自由主義經濟學派認為,它們必定先發展自己的比較優勢,並經過持續之專門化,然後再大量把專門化後所生產出來的產品推向國際市場。結果,通過開放自己的入口市場,世界各國最好的產品也會進入來,這是一個互贏方案。這一個從表面上看似是很好的理論,但它絕非現今西方富裕國家之所以能夠富裕起來的原因。

現今西方富裕國家致富的基本是競賽主義,競賽的意思是為了趕上而模仿。設想一下:如果一河之隔有兩個部落,石器時代部落和青銅器時代部落;你若是石器時代部落,你面臨着兩個選擇,或者繼續你在石器時代的比較優勢,或者仿效你的類居進入青銅器時代。

現今西方富裕國家其實都是透過競賽主義先進行了城市工業多元化,而透過工業多元化可生起協同作用。然後,政府會透過支援、壟斷和關稅來防止國家引入相似之便宜產物以打沉本國企業的市場。最後,基於一個國家重點製造工業之成功,創意才成為可能,由模仿到創意乃致生產出口才成為可能。沒有一個富裕國家沒有擁有過「為了趕上而模仿」的製造工業的。 例如:現代世界的第一批富國包括荷蘭、 英國、 義大利等,一律都是基於城市工業多元化和政府干預。荷蘭之富裕進程是通過船舶建設;英國之富裕進程先是羊毛工業、及後是棉花工業、最後才成功主導了整個歐洲的成衣市場。每個富國都意識到該銷售加工產品是比賣原料更有價值,每個富國都會使用關稅和制裁來保護其早期的重點製造工業,使之成功地壟斷市場。這就是英國如何成功地計劃及發展出國家從出賣原材料到成衣銷售的基本模式了。

《周易》正正在告訴我們,要當先生(師),就得先當學生(比)。學習任何學問(例如一個國家如何可以富裕起來),都應該選擇有專精獨到功力的明師(富國),不論做學問、學藝和學佛,其道理都是相通的。明師未必出於明師之門,明師門下也未必出高徒,但是追隨明師,至少不會指錯方向,教錯要領,實要比所謂「以盲引盲」來得安全。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國家若沒有多元化製造工業、沒有政府之透過支援、壟斷和關稅來防止國家引入相似之便宜產物以打沉本國企業的市場,這個國家是沒有可能富裕起來的!但這個禁止發展「製造工業」的規定,正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今天強加於發展中國家的事實。發展中國家整個經濟活動,被迫只專注於原材料的出口,甚至被迫只專注於一種原材料的出口,例如咖啡,而不是多樣化。這些發展中國家更不准開發任何種類的製造工業,不可用關稅、 補貼或其他任何形式的市場保護來干預市埸。

從《周易》看如何解決貧國愈貧

對美國及其他富國而言,就是運用了這競賽經濟主義而使自己成為了富裕的國家。換句話說,競賽無疑是一個國家致富之最佳戰略!但今天所有富國竟然藉自由主義經濟學派以高舉「經濟和諧」,並將所有競賽所需的工具進行了「非法化」。從歷史意義上說,自由主義經濟學派之自由貿易理論最重要的貢獻在於它為殖民主義提供了一種道德意義上的辯護。換句話說:自由主義經濟學派曾合理化了主權國強制殖民地不應發展製造業,因殖民地若發展製造業會對主權國的利益發生衝突;殖民地只應著重原材料的生產及承諾奉行自由貿易。殖民地都被「原材料的需求遍佈於歐洲自由市場」的言論瞞騙了,結果殖民地永遠不會發展起工業來,這樣它們就永遠不會富裕起來了!而我們也可以從自18世紀以來的例子看到,在殖民手段中,免除關稅確是一個長盛不衰的武器。這些強制殖民地不應發展製造業及免除關稅等言論,正好就是今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所宣揚的所謂自由貿易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準則,發展中國家將側重於材料的生產,及讓富國加工處理,再以高價賣回給它們。這其實就是造成「貧國愈貧、富國愈富」的主因!這「貧國愈貧、富國愈富」,正正就是《周易》中「天地否」卦之象。

根據世貿組織規則,在自由貿易下干預或保護主義是嚴格禁止的,除非你是美國或歐盟國家。最近一輪世貿組織貿易會談曾不歡而散,因為中國和印度堅持它們有權保護自己的工業而導致美國和歐盟國家堅決反對;最荒謬的是美國和歐盟國家每年卻花上數以十億計美元作補貼以保護它們自己的工業!這「在自由貿易下干預或保護主義是嚴格禁止的,除非你是美國或歐盟國家」,正正就是《周易》中「天地否」卦之象。

事實上,富國已藉自由貿易政策,把一個自己之所以可以富裕起來的所有方法進行了「非法化」。所以,今天的貧窮國家根本不可能富起來!要求一個貧窮國家無視自由貿易政策是不可能的,因為「貧國要接收來自富裕國家的經濟支援,便被絕對禁止使用富國之所以可以富裕起來的方法,而這些方法是富國到了今天仍然在一直沿用著的」,這就是貧國要接收經濟支援而被迫接受的「條件」。這才是造成「貧國愈貧」的主因!這「貧國為了接收經濟支援而被迫接受的自由貿易政策條件」,正正就是《周易》中「天地否」卦之象。

更甚者,在今天的經濟學中,競賽主義此類知識已不再被視為「合法」的學術領域。與之相反,在今天的貿易理論中,「經濟和諧」的主題已經深深內置於自由貿易之基礎假設之中。如果抨擊自由貿易的哲學基礎,不僅會同時攻擊了政治的左右兩派,而且也駁回了經濟學成為一種硬科學的訴求。這裡一切,正正就是《周易》中「天地否」卦之象。

總的來說,競賽主義要宣導的是發展,是能服務貧國的發展,是貧國如何才能通過它們自己的努力成為富國的發展;相反,自由貿易的宣導者是貧國被動地接受援助物資,而那樣只會導致一種隱蔽性的殖民主義!正如歷史告訴我們:

1. 當秘魯實質工資達到頂峰時,若依據自由貿易規則,其國家當時所做的一切都是「錯」。

2.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卻成功摧毀了墨西哥的製造工業。

3. 由於完全無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自由貿易政策,中國和印度才有機會取得發展。

《周易》進一步告訴我們「泰」卦之象:處非常時期,可讓有能者開天闢地,創造新局面,故「地天泰」象徵一新的局面形成(例如中國可以說「不」),這正是《周易》之否極泰來、吐故納新的大象。

綜合來說,《周易》告訴我們,亙古以來,一治(泰)即有一亂(否),吾人厭亂而望治,殊不知亂(例如今天之全球金融危機),實乃「否極泰來」、吐故納新(大國崛起)的大道理,故這一亂自亦有其實際之價值。

中華智慧管理學會會長

張惠能博士

 

 

1

2
  Copyright
最新消息 | 本會簡介 | 課程及講座 | 講者簡介 | 成為會員 | 智理出版 |下載區 | 文獻 | 聯絡我們
cws